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4 April, 2013 | 一般 | (3 Reads)
我在電信上班,因工作需要被調到雲南去開發項目,人手不夠,我們雇了幾個當地的人做兼職,工作內容是信號測試,這種活總是要在半夜做效果才最好,我負責帶著這幾個當地人在我們臨時組成的辦公室等待信號測試的指示。看看表,還早,無所事事,我已經困得哈欠連天了,這時我聽見一個聲音說:“郭哥,我們這兒有很多特產茶,正宗的普洱,下次我給你帶二斤,你就不困了。”我抬起沉沉的腦袋,這才注意眼前這個女孩,長得小小的,神情淡淡的,我說:“謝謝你,我不喝茶。” 和當地人的合作很愉快,每次兼職測信號,我都會看見她,那個一開口就大方要送我二斤普洱的女孩,漸漸熟悉後,我知道她叫雅如,我很喜歡這樣的員工,每天總是精力充沛,做什麼事情都是一副樂此不疲的樣子。一次階段性的工作結束後,我請她們吃飯,她坐在我旁邊,我分明聞到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清香,不是香水,我說:“你身上的味道很好聞吶!是什麼?”她神秘的衝我一笑說:“秘密。” 由於水土不服,加上飲酒過度,我胃出血住院了,睜開眼睛時,我看到床前放了一大瓶正開的絢爛的花,味道很清新,是茶花。然後我就看見了雅如,一如這床前的花,衝我甜甜的笑。住院期間,她一直照顧我,他知道我不喜歡這邊的吃的,自己上網照菜譜學做東北菜,給我洗衣服、鋪床,儼然一副賢內助的樣子,讓我大受感動。也因為她,我愛上了喝茶,醫生說我血脂高,喝茶可以降血脂,她就每天給我泡上一杯普洱,濃而淡香,滋味悠長,就是我曾經在她身上聞到的味道。記得那是一個黃昏,她照例給我沖茶,金黃的陽光斜斜的撲灑了一地,灑在她紅撲撲的臉上,我就定定的看著她嫻熟的做著一切,我知道那一刻,我愛上她了。 可是我們誰都不提,我們就這樣保持著曖昧,這兒的項目結束後我還是要回東北的,可是她不會和我走,她的家在這兒,她的正式工作也在這兒,對於這兒來說,我只是個過客。我們數著最後的一段日子,難忘而又深刻,我們走遍了昆明的大街小巷,也吃遍了那的小吃,只要有她在身邊的日子,是充實的也是快樂的。臨走那天,她故作堅強,送給我兩盒普洱茶,對我說:“但願別人走茶涼!我永遠忘不了你!”那一刻,我真想衝動的抱著她說我不走了,我很愛你的。可是我沒說,既然沒能力給她一份未來,我有為什麼要讓她知道我對她的情有多深呢! 一路上我黯然,我知道這次離開,我們可能一輩子都見不到了,每天總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我默默的沖一杯普洱,一邊喝一邊流淚,寂寞的思念遠方的她,懷念那熟悉的味道…… 每年過年,我都會收到一份來自雲南禮物,是兩盒普洱茶。從此,即便我結婚了、生子了,我都沒忘了她,漸漸的我也養成了一個習慣,在靜謐的夜晚慢慢品一杯普洱茶,沉澱一份無奈的思念。 此時此刻,我正坐在桌前,濃濃的茶、淡淡的香,我知道而那個曾經在我心裡流過一滴淚的如茶女子,也在思念著我。